• <bdo id="uuuuu"><center id="uuuuu"></center></bdo>
    <table id="uuuuu"><noscript id="uuuuu"></noscript></table>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456123.jpg
    開新局、啟新程,為紡城再次騰飛插上“數字翅膀” !
    文章來源::紡織服裝周刊 2021-04-01

    專訪浙江中國輕紡城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潘建華

      本刊記者-王利

      當古越大地巧奪天工的紡織工藝,遇上改革開放的浩蕩東風,一塊布造就了布滿全球、譽滿天下的中國輕紡城。30余年來,中國輕紡城踏著時代浪潮,經歷了篳路藍縷的艱辛,經歷了轉型升級的陣痛,迎來鳳凰涅槃的燦爛與輝煌。2020年,面對嚴峻的國內外形勢,中國輕紡城抓好防疫復市、提升服務水平、開展招商隆市、融合線上線下,在疫情防控和經濟發展的平衡中交出滿意答卷。

      征途漫漫,惟有奮斗。2021年,站在“兩個一百年”的歷史交匯點和“十四五”開局的新起點,面對新階段、新格局,中國輕紡城如何通過新理念、新業態,奮進新征程、新未來,為新時期“國際紡織之都”建設再建新功?對此,浙江中國輕紡城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輕紡城集團”)董事長潘建華心中早有“一盤棋”。

      輕紡城集團是全國第一家以專業批發市場為主體的上市公司,一直以來積極發揮龍頭引領作用,形成了市場、物流、金融、電商“四輪驅動”的發展格局,為紡城創新發展提供有力支持。為推動新時期中國輕紡城繼續提升發展,輕紡城集團創造性地提出了“5+2”工作思路,從數字市場建設、重大項目啟動、市場繁榮提升、網上交易突破和資本對外拓展五項工作和管理體制、考核機制二項改革入手,勇于擔當,敢于創新,著力突破發展瓶頸,爭做高水平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先行示范區的排頭兵。

      作為輕紡城集團的掌舵者,潘建華為下階段中國輕紡城的創新發展繪就了數字賦能的宏偉藍圖,并以雷厲風行之勢開啟了全力打造數智輕紡城的新征程。潘建華表示,在數字化面前,信息時代的事物以及互聯網的價值都將得以重塑,未來誰能更好地利用數字資源,誰就能撬動更多財富。因而,“十四五”時期,公司的主攻方向就是通過以“全球紡織網、網上輕紡城”為技術支撐的數字平臺,連接數字市場、數字物流兩端,打造“數智輕紡城”全產業鏈生態閉環。

      數字市場 

      讓商貿、管理、服務一“布”到位 

      紡織產業鏈最完整、紡織產能最強、專業市場最大,是中國輕紡城的獨特優勢。在輕紡城集團的帶領下,如今的中國輕紡城正致力于打造“交易環境一流、開放水平一流、智慧應用一流、時尚氛圍一流、文化融合一流”的現代化市場。潘建華表示,過去的中國輕紡城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未來要再創輝煌,就要敢于革故鼎新,勇立潮頭,打造現代化市場,重點是要加快數字市場建設。

      所謂的“數字市場”,就是依托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移動互聯網等技術為手段,整合現有零散、碎片化系統,以“運營管理”、“運營決策”、“智慧辦公”、“智慧安?!睘榍腥?,接入集治安、消防、疫情防控、市場運營等相關設備及系統,將數據及智慧管理延伸至市場服務,構建一套集數據存儲、市場服務、日常管理、智能預警、市場監督、經營戶信用評級、智能決策于一體的數字市場平臺,打造一個基礎設施科技化、運營管理精細化、公共服務人性化、經營業態多元化、決策判斷數字化的新型數字化產業市場。

      那么,數字市場建成后對市場經營有哪些實際意義呢?“數字市場建成后,我們將整合所有的經營戶信息和采購商資源,比如通過經營戶的經營品種預測近段時間產品走向,根據經營戶的信用評級匹配不同的融資平臺,讓企業產能在原來基礎上實現質的飛躍。同時,對進入市場的國內外采購商進行等級和層次劃分,根據采購商的需求預計未來產品的開發方向,讓交易更通暢,讓管理更高效,讓市場更具活力?!迸私ㄈA如是說道。

      數字經濟引發了生產方式、組織方式、創新范式的深刻變革,正成為全球經濟的普遍形態。潘建華認為,數字經濟已經成為引領未來經濟發展的重要力量,中國輕紡城要緊跟時代步伐,積極搶抓市場發展機遇。他還透露,目前“輕紡市場大腦”案例已經上報浙江省級相關部門,輕紡城數字資源化、資產化進程將不斷加快。

      數字物流 

      讓供應鏈金融為柯橋紡織賦能 

      中國輕紡城倉儲物流與紡織產業同頻共振,形成以商貿帶物流、以物流促商貿的雙向聯動模式,構建起現代化的物流信息體系及現代物流生態圈。對于中國輕紡城而言,物流是推動紡織行業發展的基礎性、戰略性產業,物流倉儲運行暢通、便捷才能讓紡城“布布”領先,實現產品“買全球、賣全球”。

      對此,潘建華自去年10月接任輕紡城集團董事長后便思考如何改變倉儲物流功能單一的現狀,如何利用“大數據”和“互聯網+”技術創新智慧物流模式,在縱向上打通線上線下的信息通道,為紡城經營戶賦能,在橫向上則整合國內外資源,實現柯橋面料全球通,并通過全渠道、全鏈路的訂單和庫存精細化管理,為經營戶提供更加快速、便捷和個性化的倉配一體化優質服務。

      在這樣的需求下,“輕紡物流數字港”建設項目應運而生。據了解,輕紡物流數字港分為倉儲數字化和物流數字化,致力于建設以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為核心的智慧物流科創平臺,賦予物流規整智慧、發現智慧、創新智慧和系統智慧功能,實現運輸、倉儲、包裝、裝卸搬運等各個環節系統感知。

      “未來,經營戶只需要在平臺一鍵下單,后續所有事情都無需操心,不管是國內還是國際的貨物,都將實現倉配裝自動化、一體化。我們還將建一個公共智能倉,所有進入倉儲的產品,都將享受資產保護,還可以根據公司發展需要,進行產品質押,深層次利用數字資源,為經濟發展賦能。在實施騰籠換鳥等過程中,還將充分考慮跨境電商監管倉、異地貨站、市場采購貿易方式等海關前置性功能,依托產業和市場優勢,加快布局謀劃現代物流體系建設?!迸私ㄈA說道。

      目前,輕紡物流數字港已經啟動,預計2-3年建成使用,建成后不僅將與企業生產經營深度融合,也將成為推動中國輕紡城發展的新動力。物流數字化、倉儲數字化,以及倉儲物流數字化背景下的金融鏈數字化,將共同為柯橋紡織行業發展賦能。

      在今年的兩會上,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有不少內容涉及物流、供應鏈、數字化等,更是首次單獨提及“創新供應鏈金融服務模式”。潘建華認為,供應鏈金融深度賦能的產業供應鏈平臺時代已經來臨,公司將積極布局探索供應鏈金融,利用數字市場建立起來的信用信息,以及物流倉儲倉單優勢,進行供應鏈金融業務拓展,獲取更多發展機遇。

      優勢互補 

      讓疊加利好帶動市場全面繁榮 

      當然,在供應鏈金融中,供應鏈是根本,數字鏈是靈魂,金融鏈是關鍵,價值鏈才是本質。潘建華深諳此道,對于未來發展有著明確的方向和堅定的立場,輕紡城集團始終以市場開發租賃和服務管理為主業,所謂的數字市場和數字物流,在于神而不在于形,都是為了讓數字資源產生經濟效益,促進中國輕紡城市場持續繁榮穩定。

      為了開辟新的利潤來源和增長點,促成公司多元經營格局成形,輕紡城集團多措并舉、多管齊下,讓疊加利好帶動市場全面繁榮。如:線上線下融合,以發揮“全球紡織網、網上輕紡城”平臺信息與網絡技術優勢,切實打造線上線下相互支撐、協同發展的市場格局;市場會展結合,以展促市、以市旺展,并通過展會匯聚的信息,推動和引導市場經營者、生產企業加大產品研發投入,用好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創新商業模式,在突破服裝市場培育上下功夫,對服裝市場重新定位,通過引進設計、電商、小單快反,培育墻布專營區,引進奧特萊斯等先進的經營理念和商業模式,合理調整業態布局。

      瞄準目標,實干為先。一幅關于輕紡城“十四五”時期創新發展的藍圖已繪就,正逐步鋪開。而潘建華認為,不管多完美的規劃都是腳踏實地干出來的,公司全體上下要堅持發揚釘釘子精神,在實干中求實效,把工作往細處抓、往實里做,持續用力、久久為功。因而,在內部管理方面,輕紡城集團提出了工作和管理體制、考核機制二項改革,著力轉變職能、理順關系、優化結構、提高效能,做到權責一致、分工合理、決策科學、執行順暢、監督有力,為全面完成工作目標提供體制保障,從而推動市場全面繁榮、均衡發展,實現市場主體多方共贏。

      當前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無一不是數字集群,產業集群與數字集群融合發展是大勢所趨,產業集聚構成了產業數字化和數字產業化高效循環的重要基礎。在輕紡城集團的引領下,中國輕紡城正對標世界級現代紡織產業集群,全力打造“數智輕紡城”,以數字化新引擎賦能紡織產業高質量發展,為新時期紡城再次騰飛插上“數字翅膀”,為柯橋“領跑全市、競跑全省”不斷注入新動能。

     
    《紡織服裝周刊》版權及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紡織服裝周刊”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紡織服裝周刊,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獲得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紡織服裝周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010-85872143
     
    相關文章
    ?女视频网站资源
  • <bdo id="uuuuu"><center id="uuuuu"></center></bdo>
    <table id="uuuuu"><noscript id="uuuuu"></noscript></table>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