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uuuuu"><center id="uuuuu"></center></bdo>
    <table id="uuuuu"><noscript id="uuuuu"></noscript></table>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456123.jpg
    2022世界变局下的日本纺企应对之策(上)
    文章来源: 2022-11-24


      本刊记者-董笑妍
      当下,新冠肺炎疫情、俄乌冲突、日元贬值等因素,正在给日本纺织市场带来剧变,很多日本纺企正在积极采取自救措施,重新占领市场主导权。本刊特整理多家日本纺企对日本经济、行业现状、半年财报、经营计划、可持续发展、未来方向的观点,作为今后中日纺企合作、本土纺织发展的参考。

      TAweekly:您如何看待当下日本的经济现状?这对贵企业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旭化成上席执行役员芳贺伸一郎:
      随着俄乌冲突,世界原燃料价格高涨,加上中美贸易摩擦、对可持续发展呼声等,世界正发生巨大变化。其中,服装领域的关键在于循环性经济和碳中和。要想解决这些问题,如何实现产业上中下游的垂直合作十分重要,要努力强化日本纺织产业的功能性优势。
      帝人富瑞特社长平田恭成:
      日元贬值带来的冲击最大。虽然推动了织物的出口,但本公司服装很大部分面向日本国内市场,随着日元贬值、原材料涨价,通过自己努力,已经无法吸收成本上涨部分,只能向价格转嫁。
      丰岛社长丰岛半七: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消费者的生活、行动方式都发生了变化,同时物流费用大幅度上涨、日元急剧贬值,原材料费用持续高涨,纺织材料部分虽然收入增长,但利润大幅度减少。尤其是棉花价格忽高忽低,无法预判前景。本公司成本也未能成功向价格转移,因此尽管现在是公司时隔三年的销售增长,但营业利润在大幅度减少。
      旭化成贸易社长八神正典:
      日本正处于从新冠肺炎疫情的负面影响中恢复的过程。尤其是已经能感受到服装产品在日本国内市场的恢复。
      汽车相关领域进入了生产调整,前景并不明朗。由于宅家需求而曾经很繁荣的家电相关领域也迎来了调整局面,汽车及家电所使用的材料销售放缓。原料成本的上涨和日元贬值重叠,使得采购原价上涨。虽然原材料价格上涨已经一部分到达了峰值,但电费等还处于继续上涨趋势。纺织产地的成本也在上升,关键是能否切实将成本转嫁到产品售价中。

      TAweekly:您对于日本纺织产业今后的方向有什么看法?
      东丽常务执行役员三木宪一郎:
      沿着以往的路径发展变得很困难。在环境发生大变化的情况下,考验的是企业要采取什么措施、以什么为优势寻求突破。“创新材料改变世界”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以材料的力量解决各种社会课题,提高顾客满意度就是一个发展方向。
      其中一个重点就是可持续发展。大量生产、大量废弃成为社会问题,因此对服装的要求也在变化。如果能提高对可持续发展意识较高的年轻人群的满意度,日本的纺织产业就能生存下去。如果日本服装产业能回应这样的变化,就能在世界上展现自身存在感。
      当然,制作新功能、新触感面料也是十分必要的,可以说正因为身处变化之中,才能抓住机遇。
      Toyobo Textile社长清水荣一:
      现在正在考验企业如何应对变化的需求,能否使之成为现实。日本能生产的产品在数量上有极限,只有瞄准市场顶点,维持商品在中高级区间的市场份额,才是关键。为此基础技术力量不可或缺。在与海外工厂合作的同时,生产工艺和商品规格等还是应该由日本企业掌控。
      旭化成贸易社长八神正典:
      日本的纺织市场在缩小,但还有很多的企业存在。要想在其中取胜需要强者联合。本公司今年迎来了成立八周年,回顾成立之初,只是向顾客推广旭化成产品的商社,而现在也经营旭化成公司以外的产品,已经能靠公司自己提高附加值了。这样的强化也是本公司前进的道路之一。
      可乐丽贸易社长山田武司:
      日本纺织产业只能依靠材料取胜,但过去主要重视风格等主观的要素,而现在则需要凭借功能性,也就是具体的性能数据进行竞争。日本纺织生产持续减少,要占据市场份额,就要从纱线开始让自己的企业变得不可或缺。
      尤尼吉可贸易社长细田雅弘:
      经济产业省新制定的纺织愿景中,也把重点放在日本国内的纺织产业上游、中游领域。但必须认识到日本国内市场在缩小,进口占有率极高,在此之上要如何制定战略,我期待新冠肺炎疫情结束后纺织需求也能恢复,但我也知道不会完全恢复,所以就必须走向国际市场。过去日本以原纱出口为主,今后需要进一步同产业中游的技术结合起来,推向海外市场。问题是能协调这一战略的人才很少,因此必须培养能联系各工序开发及企划的人才,在此之上建立向世界进军的“日本品质”发展模式。
      Komatsu Matere社长佐佐木久卫:
      我认为产地合作是关键之一。过去凭借染色加工后整理技术诞生了很多新商品,未来要进一步扩大到织布及纱线加工等阶段。加强和产地纺织工厂、针织工厂、纱线工厂的合作,创造出新的具有潜力的商品。
      Daiwabo Rayon社长福嶋一成:
      日本的优势在于产业上游领域,尤其是在材料领域。越是接近产业下游,就越不得不以海外生产为主。
      实际上日本纺织企业生产的化学纤维实力很强。日本纺织产业过去推动国际化,但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和俄乌冲突,供应链混乱、缺少安全保障,各国的本国中心主义趋势正在加强。加上从环境负担的角度,出口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也是个问题。因此能源成本上升也制约了生产,当地生产当地销售的趋势可能会变强。这些情况对于日本纺织产业来说都能成为机遇。尤其是有可能在亚洲市场获得份额。
      当然我不是指常规商品,而是必须向高附加值商品转化,为此必须获得各种国际认证。再生纤维的原料废弃物越来越难以跨国移动,因此需要在日本国内建立再生循环体制。这时再生纤维素的技术会变得重要。问题是这些成本在供应链中要怎样分担。
      旭化成上席执行役员芳贺伸一郎:
      日本纺织产业要想生存下去,高功能化和高感性化是关键。不是大幅度提高数量,而是要将模式转变到“以价值产出利润”。

      TAweekly:为了适应上述的这种变化,企业现在的经营方针是什么?
      旭化成上席执行役员芳贺伸一郎:
      2022上半财年服装市场开始摆脱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而出现复苏趋势,需求已经超过了新冠肺炎疫情前的2019年,但“宾霸”由于工厂发生火灾,未能充分满足顾客的需求。“ROICA”销售旺盛,卫生用纺粘无纺布市场也按照计划推进。“宾霸”在日本国内外的里布需求增长,但“宾霸”的生产能力还只恢复到50%的水平。希望下半财年能恢复到70%—80%的水准,大前提是不能再次发生事故。就算需要花费时间也要重视切实的重建。
      帝人富瑞特社长平田恭成:
      现行中期经营计划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前制定的,当时预计事业规模会有相当大的扩大,但由于疫情未能实现当初的目标数值,尽管如此仍然积累了基础实力。产业材料领域新建或扩建了汽车相关的工厂,还从不盈利公司、不盈利事业中撤出。去年由于越南的封城使服装生产受到了影响。今后也要预防意外事态的发生,努力持续重新构筑生产网点。
      Toyobo Textile社长清水荣一:
      上半财年(4—9月)销售处于增长趋势,但原燃料价格高涨及急剧的日元贬值使得利润情况严峻。通过自己努力能吸收一部分上升的成本,但有其极限。本公司正向长期合作客户解释涨价的必要性。
      从各个事业来看,织物出口情况良好,主力的中东市场得到恢复,日元贬值也推动了出口。材料相关方面在内衣方面主推特殊纺纱等具有优势的商品。学校运动服装相关领域成功发挥了和大型学生装成衣厂商的信赖关系,加上学生装也有针织化的趋势,拉动了业绩。针对大型郊区店销售的针织正装衬衫也销售良好。职业装方面白衣销售良好,企业定制制服情况也不差,但工装情况不太好。对长纤维针织化的应对有些缓慢,现在正在扩充长纤维针织的生产。运动服装领域发挥材料的优势加强面料销售。缝制品OEM由于原燃料涨价及海外缝制费用上升,收益恶化了。虽然实施了产品涨价,但也有未能获得顾客理解而失去订单的情况发生。
      丰岛社长丰岛半七:
      如今,本公司销售旺盛的功能纤维开始变多,亲水性尼龙冷却纱“OPTIMACOOL”及掺入极小陶瓷粉末的蓄热功能纤维“SELFLAME”、配合身体动作具有伸缩性的“HyperHelix”等销售良好。今后也将投入新的功能纤维,希望和环保纤维复合增加新的价值。
      本公司以价值创造和生产管理的两个轴心推进数字化转型。生产管理的可见化及使用3DCG的商品的开发、提案、销售数据,不仅能削减商谈、访问所需时间及人工,还可以缩短交货期,减少样品数量。尤其是过去花费的人员及时间出现宽裕,能用于新的工作及创造新价值。
      Sunwell社长今泉治朗:
      当下,公司正着手回收样品册的纸张、面料,再生制成纸张后重新用于制作样品册。另外,从很久前就开始经营有机棉面料,还实施了对参与棉花种植的印度儿童的支援。推进再生涤纶纱面料和生物降解性面料的销售。
      Stylem 泷定大阪社长泷隆太:
      对于环保,我认为虽然欧美的做法不是完全正确的,但事实上日本对于这一问题的应对落后了。还受到了异常的通货紧缩等不可抗力的影响,有报道称日本高收入人群的数量在减少,这样就会落入只能开展低成本生产的恶性循环。本公司拥有很多顾客,除注重环保外,推出新商业模式是我们的使命,希望能和采购对象合作,建立能长期发展的产业结构。
      此外,公司在中国、意大利、印度、韩国等各个网点都以“自主自立”为主题摸索独自开展事业。这些网点当初都是从对日销售开始的,如今对欧美等其他国家的销售也取得了成效,还加强了横向合作。培养出了以前没有的公司内合作、共享的文化。
      Komatsu Matere社长佐佐木久卫:
      我们公司正在考虑如何满足世界性增长的面料需求。当下,周边各国也具备了一定的技术,但日本的企划能力及商品开发力还处于优势,关键是如何发挥优势。如向国际化的成衣厂商、SPA生产基地的周边各国提供技术等,从而参与不断成长的高端面料市场。
      此外,可持续发展是目前的热门主题,公司正在推进重点的商品开发。公司的“WS”是有助于应对能源费用上涨的技术,还要扩充环保型商品“mateReco”的应用范畴,推进环保、水性纺织加工剂的比例。
     
    《纺织服装周刊》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纺织服装周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纺织服装周刊,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纺织服装周刊”。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5229892
     
    相关文章
    更多资讯
    组织架构 | 版权声明 | 订阅中心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关于我们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200 版权所有 《纺织服装周刊》杂志社 技术支持 中国纺织经济信息网
    京ICP备11016217号-19 京ICP备11016217号-23 京ICP备11016217号-26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8248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824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8245号
    ?女视频网站资源
  • <bdo id="uuuuu"><center id="uuuuu"></center></bdo>
    <table id="uuuuu"><noscript id="uuuuu"></noscript></table>